门庭深冷,来者需诚

回望这个世界,我看不到长安的尘土。

门庭深冷,来者需诚

谷雨之后,绿肥红瘦。下一个节气便是立夏时分,紫楹花又要开了,接着薰衣,再是莲。每每半夜方落雨,一切都收敛起来。虫不鸣叫,车不行驶,只能听见淅沥滴答声。

昨晚和德国工作的小春姐聊了“思维上的人心所向”,人心不抵人心。而后发了一则朋友圈。

“你拿出12个小时,她却拿不出2秒钟。”一语惊醒。慢慢懂了很多东西。拿来主义?excuse me?

及时止损。由之明白,这是我目前最该做的。

我曾有无数次冲动,想问问亏了心的人,你睡得可安好?

现已经很少在生活中参与认真的争执了,要么理解要不远离。某个良性的人际关系在我看来,不过是丑恶的偏向。若因虚无缥缈的华丽区待,又谈何承情。付诸一笑,罢了。

事情往往如此,世界愈是淤泥浑浊,它的表面愈是绚彩夺目。人在此界行走,需要抵御各种卑劣险恶的手段,而梦中的每个人皆脆弱不堪,脆弱到如同一个单音符号,才刚刚发出声响就戛然而止。只道是,你所见即我,不言亦不驳。

无关迟暮,不问翻覆。逃出张着血盆大口的陷阱,斩掉心底不自知的魔障,人间不过只是尘埃对尘埃,走,披着光去垃圾场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污话社 » 门庭深冷,来者需诚

猎奇热点网4pee.com版权所属